意大利南蒂罗尔地区居民渴望成为奥地利的一部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pgart.com/,瓦克蒂罗尔

美国杂志《新闻周刊》(Newsweek)近日发表题为《意大利语?不。意大利的一部分渴望分离出来》的文章表示,在意大利的南蒂罗尔,说着德语的人们渴望这一地区成为奥地利的一部分。

在意大利的阿尔卑斯山,毗邻奥地利边境的一片土地上,这里的人们说着德语,并且梦想获得独立。

这里曾经是奥匈帝国的一部分,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则是被意大利所吞并。但即使在今天,在这里超过50万居民的血液中,却没有一滴是来自意大利的血液。

他们认为自己仍然是奥地利-德国人。如果有来自那不勒斯、罗马甚至是佛罗伦萨的人向他们问路,这里的人们也会以一种有趣的方式看着问路的人,并试图理解他说的是什么,并且(可能)不太情愿地以带着明显德国口音的意大利语来回答他们的问题。

这里实行双语制度,因此所有的道路、地点、村庄和山峰都有着德语和意大利语的名字。这里的公民所拥有的身份证不同于其他意大利人——他们的身份证是绿色的,并且是以两种语言书写的。孩子们会根据自己的母语前往私立学校上学,这里甚至还有第三种语言——它叫做拉汀语(Ladin),是拉丁语的一种粗俗的阿尔卑斯山版本。

真正的意大利人在这里算是少数。那些来自其他地区的意大利人会感觉在这里就像是离开了水的鱼,而外国人则可能认为他们在不经意间已经跨过边境,进入到了奥地利境内。

欢迎来到南蒂罗尔(South Tyrol)(意大利语就做上阿迪杰)。这是一个自治省份,并且因其在种族方面的混合和独有的历史而享有特殊的权力。意大利政府授予了这里高水平的行政自治和财政自治权。在上阿迪杰地区征收的超过90%的税仍将留在这片领土上,而意大利财政部每年分配该地区的资金也要多于其他意大利地区所分配到的资金。

这里的主要城市博尔扎诺(在德语里称为博岑),瓦克蒂罗尔拥有风景如画的小巷、拱形的画廊、色彩斑斓以及如同壁画般的农舍小屋。这里是意大利最富有的城市,并且拥有着最高的生活质量。博尔扎诺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7000欧元,而那不勒斯则是16000欧元。实际上,这里就像是另一个意大利——一个天堂。当地人几乎不知道什么是失业:贸易、旅游和农业令当地的经济繁荣发展。冰雪覆盖着的白云石山脉(Dolomites mountain)拥有着在意大利最好的(滑雪)斜坡。这里在每年冬天都会吸引成百上千万的滑雪爱好者、徒步旅行者和登山者前往,而且也有着一些极好的葡萄酒。

但是金钱买不来幸福,而自主权也还是不够的。蒂罗尔的居民们想要独立——要么和他们的故乡奥地利重新团聚,或者至少是从意大利分离出来。他们正在准备举行全民公决。

墙上的海报上写着“南蒂罗尔不是意大利的!”。民族同化几乎没有取得多大的进展,而是让位给了意大利人团体和德国人团体间公开的种族主义。阿尔卑斯山的沉默已经不止一次地被分裂主义们的炸弹所破坏。

最重要的问题则是语言之争。几个山上小屋已经恢复了它们原来的德国名字。像是意大利语名字“Rifugio Vittorio Veneto”恢复到了德语的“Schwarzensteinhutte”一样,这一举动就是提倡独立党派的一个胜利。

博尔扎诺市议会最近通过了一项法律,这一法律取消了将意大利的国旗挂在餐厅小屋外(的规定)。“以前,所有服务合同都规定要将意大利国旗挂在入口处。这是一个典型的法西斯主义特征,不过我们已经废除了它。”这一(渴望独立)政党的创始人之一诺尔说。而现在,旅馆老板们则是可以自由的展示红白相间的南蒂罗尔旗帜。

“我们并不认为自己与意大利国旗存在关联。”诺尔说。“它象征着我们不得不忍受一个国家占领我们的领土所给予我们的侮辱,而这也试图破坏我们的身份。但是我们并没有对抗任何的意大利人。简单的来说,我唯一拥有的意大利的事物就是我的身份证。”

意大利带给这一地区的东西都是有点消极的、具有法西斯主义内涵的事物。“在博岑,有一个建于法西斯政权时期的法西斯纪念碑。上面刻着这样的一句话:‘我们来到了这里,并且将文明带给了这些野蛮人。’我们为什么至今仍可以对此予以容忍?”诺尔问道。他愿意打倒一切意大利和法西斯传统的象征。“这一政权迫使我们遵循意大利的传统并拥有意大利语的名字。这里的地点也在一些与意大利统一有关的伟大战斗或事件后被更改了地名。但是我们从来不是意大利的一部分。我们现在不是意大利人,今后也永远不会是意大利人。”

“当我在上学的时候,我的老师曾经在我写的文章上画了个大大的叉子,这仅仅是因为我写了”南蒂罗尔”,这个在几十年里都是违法的名字。”诺尔说。“我的老师变得疯狂,她告诉我那个地方只在奥地利存在。”

当南蒂罗尔被意大利吞并时,诺尔的家人像其他的很多人一样,不得不被国界分隔在两个国家。在过去,他的很多亲戚为了申请一份公共服务的工作而被迫使用意大利的姓。而今天,诺尔的一半时间会住在意大利,而另一半时间则是在奥地利度过。

尽管墨索里尼从意大利其他城市带来了成千上万的意大利移民家庭,但在这一地区的意大利化却从未完成。“种族不平等的现象依然存在。”诺尔说。“德语和意大利语现在都可以说,然而,意大利语仍是唯一的官方语言。在法院、警察总部和所有其他的公共办公室也依然缺少会讲德语的员工,这也是法西斯遗产的一部分。墨索里尼的官僚主义完全是由意大利人组成的。”

诺尔的最终目的就是将南蒂罗尔从意大利手中夺走,而他也从来自欧洲其他地方正在不断上升的小民族独立主义者运动中得到了鼓励。

“在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人们很快就会投票决定他们属于哪里。”诺尔说。“我们也想要做同样的事情。这会有两种可能的结果:要么创建一个新的独立国家,要么与奥地利重新统一。而我支持后者。瓦克蒂罗尔”

对国外对华研究者而言,两会中透露出的“潜台词”,要比具体的数据更有价值。[全文]

近日在四川南充阆中市宾馆门口,有警察当街将一只流浪狗打死,狗的主人,一直牵着绑狗的铁链没有松手。[全文]

2014年3月6日,乌克兰辛非洛普,警方与哥萨克士兵逮捕乌克兰女权团体“FEMEN”成员,后者在政府大楼前抗议战争。[全文]

世上每个女人都是一朵花,把她放在手上,她就是你蔓延的掌纹;把她放在心上,她就是你不停息的心跳。[全文]

宋哲元指挥二十九军在喜峰口、罗文峪长城线上拒敌,连日血战,杀敌数千人,二十九军伤亡之数亦达数千人。[全文]

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妨害公务罪……。[全文]

话说赌王儿女众多,其中有6位女儿堪称是漂亮混血的经典美人,同时也是媒体曝光率最多的。[全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