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单挑荷兰根本不惧英国还打进英国本土炮轰首都伦敦

众所周知,英国曾经是日不落帝国兼海上霸主,皇家海军一度无敌于天下,将数个劲敌踩在脚下,其中就包括“海上马车夫”荷兰。但是荷兰可不是软柿子,即便是最终落败,也让英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取得打进英国本土,炮轰首都伦敦的战绩。甚至可以说英国根本没法独自掀翻荷兰的霸主地位,是靠和其他国家群殴才成功的。

从两颗牙时代开始(西班牙和葡萄牙),每一届海上霸主都是踩着前一届霸主上位的。很多人以为1588年时西班牙的无敌舰队被英国击溃,西班牙就被英国搞衰落了,其实并不是这样。西班牙当时家大业大,不可能因一支庞大舰队失败(没有被全歼)就直接崩溃的。它之后又组建了一支规模更大的舰队,把英国海军打得够呛。

那么是谁开始让西班牙衰落呢?是荷兰。荷兰原本是西班牙在中欧的一块领地,叫做尼德兰。但是西班牙四处殖民战争搞得尼德兰人民承受着巨大的负担,最终发动起义,在16世纪末建立荷兰共和国。这个国家可以说是世界上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以商立国的荷兰自然会与现在的海上霸主西班牙发生全方位的冲突。

西班牙在陆上平定不了这块“叛乱之地”,海上也屡屡被尼德兰的海军袭击,损失惨重。尼德兰与西班牙旷日持久的八十年战争,给西班牙的财力人力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海权就逐渐被荷兰所夺走。

1602年,荷兰在印度建立东印度公司,在世界上首次实行股份制。接下来的半个世纪,荷兰在东南亚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势力赶出去,一度侵入中国台湾和日本九州。从非洲南部的好望角到美洲的新阿姆斯特丹和安的列斯群岛,荷兰的殖民旗帜冉冉升起。荷兰的商船一度达到一万六千多支,当时占欧洲的四分之三和世界的三分之一,真是非常排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pgart.com/,巴塞罗那

上图_ 17世纪荷兰东印度公司总部所在地巴达维亚,地图下方为海上所见岛上风貌

看着荷兰商船在各个大洋横行无忌,垄断各个地区的贸易,赚得盆满钵满,同样想靠海上贸易发财的英国绅士自然就不爽了。恰好这时候英国发生了资产阶级革命,国王查理一世被送上了断头台。独裁者克伦威尔上线后,强调一定要建立一支强大的英国军队,大海上不允许有荷兰这么牛逼的存在。

当时欧洲刚刚结束三十年战争,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的军事革命为各国争相学习效仿,克伦威尔也以此为榜样建立陆军,同时针对荷兰护航商船的弱点,加紧建造大型炮舰,培训船员,扩展成一支包括100多艘大型主力战舰的海军。

扩军完成后,克伦威尔发布《航海条例》,规定一切输入英国的货物,必须由英国船只载运,或由实际产地的船只运到英国,这明摆着就是给到处当中间商赚差价的荷兰人上眼药。当时荷兰商船的主营业务就是负责给各国运货,所以才叫“海上马车夫”。英国这样搞,荷兰人当然不干了,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于是更加敌对英国商人。而英国人就是想趁此机会,用武力狠狠削荷兰人一顿。

1652年,在英国和荷兰本土之间的多佛尔海峡,英国海军突袭送货的荷兰商船,双方正式宣布开打。开始时是英国军舰逮着荷兰无武装的商船砍,荷兰就派舰队护航。之后荷兰人觉得这样太被动,于是组织主力舰队和英国在英吉利海峡大战,结果因对方军舰配置、战术组织和人员素质更胜一筹而落败,损失较大。英国想要封堵住荷兰本土与外界的海上联系,因此将大部分舰船都用来封锁多佛尔海峡和北海,想要困死荷兰人。

这一招的确是狠毒的,英国本土地盘比荷兰大,人比荷兰多,造船技术也更高一些,就这么耗荷兰是耗不起的。但是荷兰通过厄尔巴岛海战和里窝那海战,在地中海战场上压倒了英国人,让英国船队基本没法通行地中海,也是受伤严重。看起来二者战绩平分秋色,但是英国打赢了在家门口的战争,对荷兰造成了更大的威胁,因此荷兰不得不与英国议和。

1654年的《威斯敏斯特和约》让荷兰被迫割让后来流放拿破仑的圣赫勒拿岛,赔款27万英镑,将东印度群岛的贸易权与英国分享。荷兰遭此闷头一棒,当然非常不服气,想方设法要找回场子。

荷兰人等待的机会终于到了。护国公克伦威尔虽然让英国的军力大大加强,但不免穷兵黩武,除了和荷兰外,还和西班牙、苏格兰和爱尔兰多线开战,国家债台高驻。他死后,英国王室反攻倒算,掐灭了英国历史上唯一的共和制可能,查理二世即位,让英国经历了一番内乱。这位新国王不顾国内严峻的财政形势,仍旧坚持要和荷兰人磕。他授予英国海军“皇家海军”的称号,让他的弟弟詹姆士·约克公爵做总司令,并颁布更加变态的《航海条例》针对荷兰。

而这也是荷兰人想要的。荷兰人总结了上次失败的经验,在休战期间大力扩军备战。在老将米歇尔·阿德里安松·德·勒伊特的经营和训练下,荷兰海军在1664年拥有了103艘大型战舰和4000多门火炮,并且同英国一样应用战列线战术。而英国在债务缠身的情况下,海军拨款压根就达不到预算水平,巴塞罗那不能及时的补充武器装备和发放军饷,船员们的训练度和士气不断下降。

不怕你挑事,就怕你不来。1664年4月,英国人撕毁之前的和约,夺取荷兰在北美的新阿姆斯特丹殖民地,并试图占领荷兰在非洲西部重要的贸易据点,这就给了荷兰人报仇的借口。荷兰在击退了英军对非洲西部据点的进攻后,于1665年2月正式宣战。

英国尽管商船和贸易规模不如荷兰,但是工业实力和殖民地胜之。这是因为荷兰以贸易立国,却没有给予工业发展足够的重视,光记得当中间商去了,以至于现在要补短板,经过扩军后的舰队还是没有英国庞大,装备了差了点。但是这一仗对荷兰人来说势在必得,双方在老地方——英吉利海峡和北海重启激烈战斗。

英国在开始阶段还是占据了优势。双方的主力舰队在在英格兰东海岸外的洛斯托夫特遭遇,刚学会的战列线战术还没有弄明白,就陷入了打群架的混乱状态。英军凭借火力上的优势打沉了荷兰旗舰,击溃了荷兰舰队。随后英舰又在各处海域游弋,找荷兰商船的麻烦,这是因为英国债务危机没有因战争胜利而得到缓解,只能发挥昂撒人的传统艺能——抢劫。而德·勒伊特带着荷兰舰队为商船护航,并没有让英国人抢到多少东西。

正在双方相持的时候,英国国内出了大乱子。两三百年前的黑死病(鼠疫)在首都伦敦重现,仅半年时间就让伦敦死了近10万人,而当时伦敦城总共才40多万人口,这对英国毫无疑问是巨大打击。德·勒伊特抓住机会,带着冬天休战期间组建的庞大舰队,在1666年6月1日-4日的“四日海战”中,干掉了对方3艘旗舰、14艘主力舰和8000多人,这是荷兰开战以来对英国最大的一次胜利。

在7月的古德温海战中,荷兰舰队再次重挫英国舰队,并封锁泰晤士河口。鉴于当前的大好形势,荷兰大议长约翰·德维特与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签订条约,法国加入对英国作战,随后丹麦也站在了荷兰一边。同时荷兰派出世界上第一支海军陆战队,搭乘10艘军舰准备和法国舰队会合,准备在英格兰的梅德韦港摧毁查塔姆锚地正在整修的英国舰队,给予英国海军致命打击。

可惜他失算了,路易十四没有守约,也让荷兰人无法执行该大胆的计划。反倒是英国人抓住机会,在毗邻英国本土的北福兰角的圣·詹姆斯日战役中打了一个反击,在弗利兰岛一把火烧了荷兰150艘商船,造成了让荷兰人难以忘却的“霍尔姆斯篝火”事件。

在战略相持阶段,双方都刷了不错的战绩。但是驱使战争天平倒向荷兰的是英国的再次内乱:1666年9月10日,伦敦城不知道是怎么的就燃起了熊熊烈火。在全城市民尽力救火的情况下,大火还是蔓延了四天四夜,三分之二的建筑物化为丘墟。这场大火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超过了之前和荷兰战争的总和,本就深陷债务危机的英国这下是雪上加霜,停战议和的愿望越来越迫切。

荷兰人这次是来复仇的,虽然战争耗费也很大,但是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他们也懂。尽管双方已经开始议和谈判,但荷兰人下决心一定要给英国来个大的。梅德韦港是位于英国肯特郡的泰晤士河支流梅德韦河上的重要军港,停泊着多艘英国主力战舰。德·勒伊特在一年前就定下了突袭英国梅德韦港的计划,这次在派间谍搞清了泰晤士河流域的天气、水文条件以及英军防御调动的情况后,正式开始行动。

1667年6月19日晚,夜黑风高,德·勒伊特带着24艘战列舰、20艘小型船和15艘纵火船,趁涨潮之时沿着泰晤士河逆流而上。英军的希尔内斯炮台发现了荷兰舰队偷袭,但已经来不及了,很快很荷兰人拿下,仓库里的四五吨黄金和大量木材、树脂等物资都被荷兰人抢走。荷兰舰队一路寻找并击毁停在河边的英国舰船,看到有好一点的船也收归己有。

此时英国的主力舰队还在海外,国内也没法及时命令舰队回防本土,一时间陷入一片混乱。荷兰舰队逼近首都伦敦城,但是之前伦敦的大火让伦敦几乎成为废墟,还没有恢复。荷兰人这次也没打算拿下伦敦,本就是为了集中一支舰队在英国本土游击搞破坏,带的船和人都不够占人家首都,待久了还容易被英国人包饺子。于是荷兰舰队仗着舰炮射程,对着伦敦城就是一顿轰炸,把本来就废的伦敦城打得更废了,之后就赶紧转移阵地。

荷兰舰队继续游击,终于到达本次计划的最终目标—梅德韦港。当时港口内的查塔姆船坞停泊了18艘1000吨以上的大舰,巴塞罗那英国人对梅德韦港进行了防御工事的建设,在梅德韦河面上搞长达800米的铁索横江,用来阻挡敌方船只深入。然而荷兰人早就调查到了这个安排,凭借着阔大的船身和登陆工程人员把这些铁链都冲烂了,然后把岸上的炮台全部击毁。防御工事被破坏后,荷兰人千炮齐发,打沉其中5艘战舰。但是反应过来的英国人很快调派援军过来,荷兰人只得决定撤退,带走一艘英国旗舰“皇家查理”号,顺利航行出英国本土。

荷兰舰队不讲武德,来骗来偷袭200多斤的英国大力士。这次突袭行动给英国造成了20万磅的损失,当时英国的目击者看到几艘大舰被击毁,非常地痛心。而荷兰国内张灯结彩,举国欢庆这次胜利。此后,荷兰舰队继续封锁泰晤士河口,同时在苏里南和多巴哥岛赶走了英国人,为自己获得了巨大的谈判筹码。

1667年7月31日,厌战度非常高的英国同荷兰签署《布雷达和约》,被迫放宽了《航海条例》的限制条件,割让了在荷属东印度群岛方面的权益,承认荷兰人对苏里南的所有权。而荷兰也是久战劳苦,损失巨大,于是同意将哈得逊流域和新阿姆斯特丹让给英国,也不和英国抢西印度群岛了。从条件上看,荷兰是略占优势的,也代表这次战争荷兰是胜利者。

不甘失败的英国在几年后和路易十四联盟,对荷兰发起战争。这次太阳王的欧洲第一陆军攻入荷兰本土,把荷兰人揍得够呛。荷兰海军很能打,但是陆战特废,首都阿姆斯特丹岌岌可危,被迫摧毁了荷兰人一直以来赖以生存的穆伊登堤坝,借助莱茵河泛滥的水势挡住了法国陆军的进攻,同时也让自家损失惨重,杀敌一千自损五千。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荷兰舰队还是在特塞尔干倒了英国舰队。

由此可见,在海上单挑的情况下,荷兰根本不怵英国,只是在陆上被法国干废了才导致荷兰衰落。

同样的,西班牙衰落也有法国在陆上给予重大打击的因素。将第一代日不落和海上马车夫的衰落归结为英国打的,真的是给英国人脸上贴金了。而且取代荷兰成为新的海上霸权的不是英国,而是太阳王路易十四的法国,真正实现了陆海双霸权的“法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