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为文明宝藏拂去历史烟尘

“申遗成功只走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今后对元上都遗址的保护任重而道远。”这是我区著名考古学家、内蒙古博物院院长塔拉在2012年6月29日那个令多少内蒙古人彻夜难眠的夜晚,对家人说的一句话。

那一晚,元上都申遗在第36届世界联合国教科文大会上全票通过,元上都遗址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这是我国第30处世界文化遗产,实现了我区世界文化遗产零的突破,标志着我区文化遗产保护事业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他将汗水洒在了金莲川。为了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展现一份完美无缺的历史文献,塔拉作为申遗考古、保护与展示工作小组组长,主持了元上都遗址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几年过去了,520万平方米的勘探面积、3000多平方米的发掘面积以及大量丰富的实物资料,进一步揭示了元上都遗址的重要价值。

他将智慧倾注在了元上都遗址。为了最大限度保护文物,将元上都遗址展示得毫无瑕疵,塔拉建议用木质结构的展示用材,既减轻了遗址模型的承重,又与遗址本身更为协调,并兼具民族特性。这一方案,得到了国家文物局领导和专家们的积极响应。木质的展示台,起到了画龙点睛作用,成为元上都遗址展示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1年4月,正蓝旗草原依然天寒地冻,塔拉带领一行人又进元上都遗址工地安营扎寨。7月,联合国专家组就要到现场考察。那一天,塔拉刚回呼市开了一天会,第二天一早不到7点,他感觉身体很不舒服,但早已习惯扛病的他还是坚持要赶回工地。路上,他感觉身体扛不住了,越来越难受,司机小杨劝他返回呼市去医院看病。但他却强忍着命令道:“必须赶回!必须的!”一到正蓝旗,人们硬把身体已极度虚弱的他送到医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pgart.com/,塔拉戈纳经医生诊断,塔拉患上了中风加病毒性、急发性带状疱疹,而病因正是长时间超大负荷工作造成免疫功能下降。

他喝着朋友们寄来的中药,每天在工地现场针灸、输液,有时甚至吊着盐水深夜在驻地召开协调会议,布置下一步的工作。人们看着他缠着纱布、明显左右大小不一的脸对他说:“看来你热爱的申遗工作要在你的脸上留下永久的遗憾了,这值得吗?”塔拉却笑称:“这不是遗憾,是对申遗的纪念。”而今,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病还是在他脸上留下了后遗症。

国家文物局领导在一次会议上说:“塔拉同志带病工作,坚守在申遗阵地,这种舍己忘我的精神令我们由衷钦佩!”为给遗址总体展示规划让路,塔拉决定改变道路原始路面展示方案,调整为以点带面,分不同地段进行小型探沟解剖。这一调整为后期保护展示工作提供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得到了国家文物局的充分肯定。

申遗成功的夜晚让多年来始终奋战在申遗工作最前沿、挥洒了无数血汗的塔拉释然了,他喜极而泣。但作为一名30多年来躬耕田野的忠实的考古工作者,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想得更多的是元上都遗址今后的保护道路。

如今,忙碌的塔拉依然放不下元上都遗址,他对记者说起今年的重点工作。“元上都遗址虽然申遗成功了,但工作还没有完全结束,例如华严寺考古发掘等一些大的课题要在新一年完成,我们还要在元上都遗址增加更多的景观设施,让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领略到元上都昔日的雄浑壮阔!”(记者 许晓岚)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的作品,塔拉戈纳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